“潮州厝,皇宫起。”潮州传统建筑中的祠堂庙宇、民居村舍,无不体现出工匠人的精湛技艺。不过,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,更多人选择住有电梯的高楼,不少传统民居逐渐成了空房。近年来一些热爱潮州民居文化的青年人,看中了老宅的文化底蕴,对废旧破败的民居进行修复改造成茶舍客栈,重现古民居的原始风貌,让“老厝”焕发新生机。 

  近日,记者来到古城区宰辅巷一座被改造成茶栈的老宅子,一进门,便有一股清新的檀木香气扑鼻而来,古朴典雅的装修风格,仿佛让人瞬间穿越到旧时代。破损的镂空雕花木门、从墙外蔓延到屋内的藤蔓,见证了它曾经历的沧桑岁月;至今保存完好的西式罗马柱、南洋建筑风格的窗饰,无不体现了融汇中西的建筑风格与老宅家族的昔日荣光。

  这间茶栈的筹划人李宣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潮州人,已到不惑之年的他对传统潮州文化有着深厚的情结,去年初,李宣萌生了对古民居进行保护性修复的想法。经多方寻求,李宣找到了这座位于古城区宰辅巷中的老宅子。然而,历史悠久的老宅已荒废多年,要如何通过修复与改造,尽可能恢复原貌、保留传统民居的“韵味”呢?李宣请来了几家工程队,但修缮效果大都不尽如人意。正所谓高手在民间,他几经周折邀请乡镇间专门修缮祠堂的老师傅“出山”,还原旧民宅的“韵味”。除了使用老工艺修复,李宣还将民宅的旧木板墙、老家具及石件都保留了下来。“这些家具早已荒废,但是它们能够代表旧时代的生活形态,值得保留。”如此一来,游客一进门便切身感受到旧时代原有的生活风貌。

  “年代越久远的、越具有历史价值的,我们以修缮保护为主。反之,对于破败程度严重、危险性较高的,我们会因地制宜进行修复改造,提升民居的安全性、实用性。”李宣介绍道,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,有些墙体是用垃圾杂物堆砌而成,木材结构的屋顶房梁也被虫蛀腐蚀。为确保居住安全,他们也将“垃圾墙”推倒重建、屋顶部分翻新。

  去年底,修缮一新的民宅正式开门迎客。近300平方米的民宅,既有古朴潮式竹编家具、镂空雕花木门,也有现代化落地窗茶室、露天茶台,中西合璧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。据李宣介绍,今年春节黄金周期间,前来茶台、茶室的客人络绎不绝,不少外地游客惊叹:“这才是真正的潮州味道!”眼下,李宣又开始寻觅下一家合适的旧民宅进行修缮改造。

  记者了解到,现如今在潮州古城区,已有十余户旧民居“变身”茶舍客栈,也有陶艺人把古民居改造成茶艺工作室。这些改造为古民居注入新鲜血液,让古民居焕发生机。

  在民国风情的茶楼里听曲品茶、住进潮式客栈中品味民居风情、来到古色古香的陶艺工作室体验朱泥创作……如今,潮州古城旧风情日渐浓郁,成为古城旅游的新亮点,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来客。

  业界人士:修复古民居提升古城“古味”

  修复古民居对传承潮州文化及古城旅游发展能起什么作用?对此,记者采访了韩山师范学院酒店与烹饪学院旅游管理讲师廖春花博士。

  廖春花认为,近年来我市更多古民居得到修复改造,这让人们看到潮州古城旅游发展的新希望,也体现出潮州人的文化认同、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。

  “民居修复对古城旅游发展有支撑和推动作用。” 廖春花说,古建筑、古民居是古城旅游发展最基本的物质基础条件,如果能将荒废的古民居修复如初或适当改造利用,将能有效提升潮州古城的“古味”。同时,修复改造的古民居与旅游业、文化产业相融合,为旅游者提供餐饮住宿、休闲娱乐等服务,以及遗产旅游、文化旅游等新体验,推动古城旅游发展。

  “就目前我市古城内旅游开发情况来看,仍存在旅游业态分布不均、旅游发展纵深不够等问题,接待设施和游客流过于集中在牌坊街一带,建议逐渐往中山路、许驸马府片区、旧西门街等片区适当分流,让其他古民居有焕发新活力的机会。”廖春花认为,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之间并不矛盾,两者相辅相成、共同发展。“需要明确的是,潮州古城首先是一个生活区,其次才是旅游区。发展旅游业的最终目标,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古城、保护潮州文化,而不单单是为了吸引远方的游客。”

  那么,如何从多方面修复保护古民居,活化古城旅游文化?廖春花建议,对古城区古民居的保护、修复和利用,要与潮州传统非遗文化相融合,通过古民居+手工艺、古民居+潮州美食、古民居+民俗文化体验等多样化的方式,提供地方化内容和个性化服务,才能真正有效活化古城文化。



河北省新农村建设促进会围绕美丽乡村建设、精准脱贫、现代产业园区、生态文化旅游开发、城乡一体化机制建设协调发展新部署,积极配合省委、省政府,努力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,组织动员和整合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为全面建成经济强省、美丽河北做出积极贡献。

扫描二维码,进入河北省新农村建设促进会公众平台


2017年03月28日

四川平昌县:探索合院式新村建设
人社部:确保今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水平不降低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古民居变茶舍客栈 潮州残破“老厝”重焕生机

添加时间: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更多 0